第09幕 回景阳城!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11-18 01:17:52
Categories: Tags:

天边浮现了黎明的曙光,不久以后初升朝阳将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撒向这座小城,正巧,有一束光打在正在椅子上休息的赵管家,将他在沉沉的睡眠中唤醒,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看被他们搬空的后厨,以及同样靠着椅子死睡的鹿天筹,以及附近的墙上那张早就被贴上去的告示。

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微微一笑,拖着坐麻了的腿,一瘸一拐的上楼了,不久以后,上面就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一个人从上面走了下来,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摆着的公告。

《告示》

「今天凌晨,我们在有间客栈中破获了多起神秘失踪案件,其中有间客栈的经营者李掌柜和他的女儿嫌疑最大,现已逮捕,我们为在本次案件中受害者包括妇女、儿童、成年男性等表达最诚挚的缅怀与惋惜。」

「据研究,有间客栈将于几天后关停并没收,其作案手法还在调查中,请各位住户在3天内搬离,以免影响到案件的调查。」

他在那副告示前驻足,此时,赵管家也从楼梯上蹬了下来,小心地绕过那位驻足与公告前的人,缓缓地挪到了鹿天筹身边,看着他那安逸的表情,不忍打扰,但还是上前摇了摇他的身体。

鹿天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朦胧之中看见一个人影在他的眼前晃动,他被吓了一跳,对着空气一顿乱抓,并在哪里大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这个动静惊动了正在公告前思考何去何从的那个人,赵管家回头,对他做了一个道歉的手势,然后挥起他那略带粗糙的巴掌,向正在发疯的鹿天筹一把挥去,他不用担心他的饭碗问题,这是老爷的指示:

别让他太难堪。

但是,好像没什么作用。

那一声实在是太响了,以至于有种石头从山崖之巅坠入万丈深渊之后传上来的回声,万分沉重又十分厚重。

鹿天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刚刚险些被他的管家拍死,他在原地怔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很奇妙。

“发生什么了?”他这样问到。

“叫你起床,仅此而已。”赵管家向他摆摆手,这样说到。

鹿天筹在原地哭笑不得,而赵管家则在他愣住的时候向他飞去了一个包,精准无比地砸到了他的脸上。

“东西收好,我们要回去了,还不快点!”他明显有点不耐烦了。

鹿天筹才反应过来,将那个袋子一提,差点失去了平衡。

“回哪里?”他这样问道。

“鹿鼎公府”赵管家头也不抬的说。

这个名词让鹿天筹很熟悉,但又因为实在想不起来而作罢。

他拍了拍正在地上整理东西的管家一下,示意他要到楼上去检查一下,他的玉石手镯不见了,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东西很重要。

赵管家点了点头。

不久以后,鹿天筹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对管家说:“可以了,我们走吧!”,说着便往外走。

赵管家冲了过去,以与他年龄不配的速度,一把拉住鹿天筹,“这么远,你怎么回去,难道是走回去?。”

鹿天筹也一头雾水,不是走回去,难道还是飞回去?

赵管家示意鹿天筹先找一个地方坐着,不要乱动,当鹿天筹以为他又要自己一个人出去办事的时候,没想到他也一起坐了下来。

伴着晨曦,一老一小坐在门口,向路上望去。

一阵马蹄声,短促有力,御马者尖锐的口哨,一辆马车出现在晨曦中,朴实无华的马车跟在后面,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

一匹快马也在不久以后飞驰而过,溅起了一阵烟尘。

朝露业已散去,似乎是早上的那辆又回来了

赵管家又看了看,一把拉上正在发呆的鹿天筹。

“来了,我们走!”

“抱歉,让各位少爷久等了。”那辆马车停稳了。

……

……

一路上,一车无言,马车在马夫的驾驭下缓缓前行,秋高气爽,夏日的燥热已然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空中的风隐隐带着几丝清凉。

湖边的驿站,湖边的几栋小房子,几亩良田,几个人影,一辆缓缓停下来的马车停在了唯一的客栈前,但不是官府驿站。

车夫回头看向后面两个睡的东倒西歪的人,不愿打扰,但还是喊了一声:“鹿少爷,我们打尖吗?”

“打打打打,肯定打。”

……

……

不久后,他们一行人坐在了客店的椅子上,他看着昏昏欲睡的赵管家,想起了今天早上的种种,如梦一般,他为什么回出现在哪里,什么会突然出现官府的人,
为什么赵管家会出现在那一群人里面。看来,一切的原因都从在他旁边昏昏欲睡的赵管家身上探寻了。

他轻轻推了一下旁边昏昏欲睡的赵管家。

“啊~”赵管家的精神状态明显有点问题,他被那一推,惊醒了过来。

他吧自己的顾虑告诉了精神状态不佳的赵管家。

“哦~”

鹿天筹的眼神中透露出希望。

“哪天我们在楼下吃饭是不是?”

“对,怎么了?”

赵管家用力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到:“我是不是问了那包子的馅料的问题,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店小二的答复吗?”

“是用特殊酱料。”鹿天筹这样答道。

“对!,本来我也没有想什么多的,就是想要出去给你找车回去,但我如果后厨是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骨头。”

鹿天筹在边上疯狂点头。

“那个酱料就有问题,根本没有用什么特殊酱料,而是人肉,那些骨头就是人的骨头。接着我去到了衙门,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后还验证了身份,接着就问了你住在哪里。我回答道:‘有间客栈’,他听到以后非常慌张。”

“慌张什么?”

赵管家白了他一眼:“他们说:‘有人上报说:晚上会在在有间客栈后厨的附近听到有人打惨叫。’我听到的时候,也有点紧张。”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刚想回去告诉你,却发现一个人跑了进来,直接滑跪到县太爷面前,我也咩有认真听她讲,但就只是听到了她是:她的老公在有间客栈里面失踪了。这也是我要去调查的原因。”

“所以,你把我当做了一个棋子的?”鹿天筹有些愤怒。

赵管家对他使了个白眼。缓缓开口说到:“不是,不是,我也去找你人了,开始你跑哪哪里去了,少爷,我想找也找不到啊!“

鹿天筹非常尴尬,无言以对。

“本来对于高爵位的人有政策支持,就是要派人保护安全,但我以前没有要过,现在要了一些人,接着拜访有间客栈附近的邻居,他们的确听到过一些杂七杂八的声音。”

“然后开始翻垃圾桶——”

鹿天筹在不经意间笑了一下,他想到你一位老头子去翻垃圾桶的画面,更拾荒者联系起来,莫名有些喜感。

“不是,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没有,你继续。”

“莫名其妙。”赵管家这样评价道。“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鹿天筹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

“人——的——骨——头。”

“你不是说过一遍了?”

“诶嘿!”

“继续——后面怎么了。”

赵管家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接着我又回去了,去查档案,的确发现以前有很多人失踪。都是些富家公子、乡野村夫等,几乎都是男的。”

“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鹿天筹这样问到“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留了一天呢?”、

“我们的车还没有来。”

“好吧。”

店小二端着一个碟子走了过来。

鹿天筹盯着碗中的肉片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他们又上路了。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