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幕 鹿鼎公府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4-03-10 01:27:40
Categories: Tags:

由城里到景阳的路途遥远,他们一行人从清爽的高秋,一直走到了腊月的寒冬,期间几乎没有休息,其中,还有负着白雪的青山,也走过谓之“千岩万转路不定”的古老栈道,也曾经在船上看过谓之“白露横江”的广阔湖面。

终于在腊月三十的清晨,到达了景阳城。

从江边下了船,他就看到了湖边那巍峨的宫殿,光看外面就壮丽无比,那就根别想里面是什么样的了,作为鹿国公的儿子,不去看一下自然是说不过去的,但在下车的时候就被赵管家拖进了早在一边守候的一台马车里面。

鹿天筹有点震惊,问道:“鹿鼎公府不应该在城里面吗?那可是国公府!”

赵管家和车夫坐在一起,在哪里低声细语,鹿天筹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了他的回应,而且很敷衍:“不在。”

鹿天筹差点两眼一黑,气晕过去。

好歹我也是个少爷啊!

那位少爷再车厢中生闷气的时候,那位马夫挽袖扬鞭。

“走了!”

……

……

“「鹿鼎公府」?”

鹿天筹再冰天雪地中念出了牌匾上的几个鎏金大字。

他拍了拍屁股上刚刚应为没有站稳划倒时碰上的积雪,再拍了拍裤脚的泥泞,看向这个有点破旧的大门,上面居然还有蜘蛛网!那几个鎏金大字似乎也没有受到和它名字同等级的待遇,上面集起了一层薄灰。

墙面上也留下了岁月的刻印,裂缝横飞,杂草丛生的墙根处似乎还有生物在活动,在这冰天雪地中,在这个冬日寒林中,这个小院显得无比荒凉。

赵管家看了一下那有些许破旧的大门,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串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门却突然自己打开了,露出一个脑袋。

“赵管家,你回来了!”

“回来什么!你看看你!又忘了!又忘了!”一边将一块令牌递了过去。

他嘿嘿得笑了几声,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太激动了,毕竟你们可是出去了个三年几载的!太激动了——,太激动了——”

鹿天筹看了看赵管家和那位正在认真比对令牌的人,确认了自己的身份:一个局外人。

“怎么样?”

“好了,赵伯伯,我下次会记住的。”他将门拉开,露出里面的回廊和小院。

“下次注意点!”赵管家表面上依旧是板着一张苦瓜脸,假装恼怒,但内心已经笑开了花,转身对鹿天筹说道:“大老爷应该在里面,回来的话就去见见他,走吧!”

“嗯——”鹿天筹踏入公府,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内门,似乎上了锁,但轻轻一推,那扇老旧的木门便在他指尖的魔力下缓缓开启,根本没有上锁,只不过是虚掩着,但门后并不是他所想的金碧辉煌,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院,但萧条肃杀,透过回廊婉转之处,可以依稀看见那无人前去的小花园。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白色的墙壁,却在不经意间将上面的灰抹了下来,脚上也踩到了墙角的杂草,无人搭理,一片荒凉。

道也不像是某位国公的居所。

“谁说富贵人家就要富丽堂皇?”他在心中自嘲道。

鹿天筹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那堂屋的门口,他不敢往里面看,只是低着头,用他的手轻轻敲了一下那破旧的木门。

“谁?”是一个略显浑厚的声音。

“是我,鹿天筹”他再门外这样答道。

里面安静了好一阵子,紧接着好像是布料摩擦的声音,翻箱倒柜的声音,椅子被拉开的声音,还有那沉重的脚步声。

“进来吧——”

鹿天筹推门而入,光线阴暗,外面照进来的光线只点亮了门口的一片土地,而里面的灯光仅仅依靠那角落的几个蜡烛在哪里苦苦支撑。

但在哪不可知的阴暗中,有一个身影同铁山一般。

“父亲!”鹿天筹对着那个如山一般的身影跪道。

那如同山一般的人在上面的稍稍动了动身子:“回来了?”

“孩儿回来了!”

“回来好啊!”

那个如山一般的身影动了动,终于有一丝光亮照在他的脸上,威严中带着一个少有的慈爱,又在角落中藏着少许的喜悦。

“起来吧!”

鹿天筹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那以前未曾谋面的父亲,对弈他来说,这一次的见面,算是鹿天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没有什么热泪盈眶,没有什么窃窃私语,更谈不上什么拥抱在痛哭。

他们像是素未谋面的人突然被拉到了一起。

“爸~”沉默着的鹿天筹率先开口,在他的记忆里面似乎只有父亲这个孤零零的词,此外,再无引申义。

“欸!”这个回复很平常。

相顾无言。

前面的鹿鼎公依旧一言不发,鹿天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值得在哪里傻傻的站着,看着在微弱的光亮下那位大将军坚毅的眼神,那端正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眸透露着坚毅与智慧。浓密的黑发梳理得整齐,嘴角微微含笑,流露出一种自信和坚定的气息。

虽然他本应该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但此时的鹿鼎公脸上却罕有的有慈爱之情。

他高坐于那高堂之上,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鹿老爷,少爷的地方收拾好了。”

“把他领过去吧。”那位鹿大将军终于开口说道。

“少爷,这边来。”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那个万分压抑的堂屋,外面依旧是鹅毛般的大雪在洋洋洒洒,飘落在院里的树上、座椅上、屋檐上、青瓦上,如同白沫一般积了薄薄的一层。

“鹿大将军本来就话少吗?”鹿天筹看着廊外的雪景,紧紧的跟在赵管家后面,突然这样问到:“今天感觉他有好多话要说没说出来。”

赵管家也不理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

“喂!走那么快干嘛?”

……

……

赵管家推开在角落里面的一扇门,“后院到了。”

鹿天筹站在门口,看着门后面的一方小坪子、几栋小屋、一栋算太高的小楼、一口小井、以及:一个后门!

整个后院似乎时常有人来打扫,虽说坪里面有些许积雪,坪中间的老树已经褪去了郁郁葱葱的绿叶,枯燥的枝干在空中随意的飞舞着。

“我就住这里?”鹿天筹似乎有些许不满。

“其实,别看整个鹿鼎公府好像挺大的,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各种各样的亭子、回廊之类的,真的让人住的地方其实挺小的。”

“那没有其他的空房间不能用吗?”

“就这个房间的东西是齐全的,你去其他地方看一下,要么就是空的,要么里面堆满了东西,有一间空屋其实就不错了。”赵管家不紧不慢的反驳道。

鹿天筹被噎到了,无话可说。

那位老爷子也不管鹿天筹在后面嘀嘀咕咕些什么,径直来到意见小房子前,拉开。

里面布置的不算太温馨,但也不是不能住人,里面一个衣柜、一套桌椅、一张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床以及一个空荡荡的书架,上面是书早已不翼而飞。但,这里面很干净,几乎没有任何灰尘,似乎是有人刚刚抹过一遍。

出了地面上放着他的行李以外,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住都住进来了。”他自我安慰道。

赵管家站在门口看着鹿天筹安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

……

当日晚,大年三十,年夜饭

不知为何,这一顿饭他们父子俩吃的索然无味,不只是饭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道不清说不明的问题,这顿饭似乎少了什么人的参与,她本应该出现却没有露面,他们本应该见面却无缘相见。

在后来,鹿天筹才反应过来。

他的母亲没有出现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