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P0 S6 几份资料片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10-22 13:37:48
Categories: Tags:

在一片黑暗中,一块冒着淡淡荧光的显示屏亮起,,伴着一个非常机械化的声音:01号资料片播放完毕,00号资料片正在修复,是否跳过并自动播放下一份资料片?

在显示屏的淡淡荧光的渲染下,操作设备的“人”显得格外神秘。

它的“脖子”微微一动,口中发出很难听的,带有机械特有平静口音的声音:好,下一条。

墨绿的荧光屏开始幻化出色彩

……

……

「无声默片」

一个巨大的、无比绚烂的、正在伸出触手的世界泡静静地漂浮在那黝黑的空间中,那触手如同突触一样,均匀的分别在这颗世界泡的四周,远观好似像一个宇宙尺度的病毒横在了空间当中。

它伸出去的突触不是为了抓取什么,如果靠近观测的话,可以依稀看到突触的尽头是一台什么人造物体。可以说,不是世界泡抓住了物体,而是尽头的那些物体抓住了世界泡,倘若继续靠近观测的话,可以依稀看见那些物体发出光柱的地方有一口类似大锅的东西。

如果那些有大锅的人造物体就是降熵实验的实验设备,那么拍下资料片的就是在远处的中子配能站!而这个资料片,就是被高层封锁的,即使那些高管也看不到的,降熵实验失败的资料片!

它明显有一些年头了,画面中竟然出现了一些雪花噪点,颜色失真。

在时间带来的糟耙中,出现了断片、白屏、卡顿以及原片不存在的噪声,为原本的默片天上来不太雅观的背景噪音。

最后在一片白光中,播片结束。在关闭前一刹那,背景中闪现出了绚丽的群星。

……

……

「下一资料片加载中……」

「资料片严重损毁,无法完整修复,正在抢救中」

「完成,以特殊模式加载」

两张图片,同样是失真,但是,一张是山,另一张似乎是在同样的位置拍摄的,但是,那座山凭空消失了。

……

……

屏幕再次熄灭,一个进度条渐渐浮现,打在那个“人”的脸上。

准确来说,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生物装甲

这枚装甲上的磨损和老化迹象已经无法掩饰。金属外壳的光泽已经大部分消逝,被岁月的洗礼抚摸成一种特有的质感。痕迹和不知有多深凹痕依然散布在表面,形成可怖的伤疤,记录着使用的点点滴滴。涂层的颜色已经几乎消失,仅剩下些微的暗淡印记,商标和标识也只能隐约辨认。

链接处的硅胶开裂,露出其中凌乱的电线,碍眼的电工胶布。内部的电路显然属于上一个时代的产物。那些电子元件和线路在那是因无法再找到蓝图,早已年久失修,无法替换。甚至链接出也早已脱油,显露出一片锈色。如同一个活生生的历史展品,见证了一个不再存在的时代。

但它还被人穿着!其中的头部还严实包裹,虽也略显破旧,但也露出了不属于这个装甲时代的新颖

“超脑”

那块布上这样写道

……

……

正在加载00号资料片,此资料片经由AI修复,内容置信度下降,请仔细甄别。对于AI影像修复后对用户产生的误导、伤害、暗示、画面扭曲、精神污染等问题CloseAI公司不负任何责任。

幻彩再次展现在屏幕前,那似乎是一座城市,那个“文明”的城市,城市内人山人海,各色装甲在街上穿行,各式豪华载具在空中飞来飞去,一派繁华的景象。

摄像机在大楼间穿行,路过了不计其数的高档餐厅

那些可怜的人,用着少的可怜的东西来刺激它们那可怜的中枢神经。其美名曰:下午茶

“欢迎来到中央之城,我们永远欢迎您——”

那个尾音拉得老长了,但原本和谐的背景音去混入了杂质,开始混入风声,一种不健康的风声,带有沙土刮擦的风声。

画面出现边框,摄像机离开了刚才的广告牌,那个不真实的广告牌。

紧接着,那机体微动,一个巨大的建筑出现在了镜头内。

建筑疑似荒废。一栋楼,却没有一扇窗户亮着灯,而大门口的“联邦中央科技科学研究与实验中心”的大字摇摇欲坠,但也不像是年久失修的样子。缺像是被人废弃不久但发生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例如:武装冲突

镜头并未深入实验与研究基地内部,而是在外围转了一圈,紧接着随着门口惊起的几只小鸟飞上了高空。阳光穿过厚泽的云层和这个星球的大气,打在那只小鸟上,也打在远处的中央之城的最高塔上。

那座城市被它们称为“圣城”,一座经过了严格规划的城市,一座把居民分为上层人和所谓的社会中坚的城市,一座中心区规划整齐而除此以外几乎都是违章建筑的城市。如同牛皮藓一样杂乱无章的散乱在四周,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那些就是那些所谓社会中坚的住所,被中心区的人物戏称为下层区的普通“人”的住所。

高科技时代,低质量生活,这很“赛博朋克”

那只小鸟一个俯冲,停在一支已冒新芽的树枝上,虽在下层区,却也不见平常这个时间的烟火,只有冷清的街道、无人打扫的角落、孤独打下的阳光、无人路过的广告牌、冷清的音像体验站。以及几只无人认领的宠物。

这里似乎是被人遗忘的角落、被卸载的区块、被开发者冻结的场景、被死亡笼罩的街道。

怎么说有点不太厚道,但街道上确实空无一人。

摄像头扫过那些没有统一规划的建筑,熟练地避开在空中随意拉引的电线,期间不止一次扫过那杂乱无章的建筑,扫过了其间的窗户,但什么家长里短都没有看到,只有在一台台生命维持系统中的水母。

它们都在沉睡,准确来说,是以植物的状态在休眠。它们的神经被某种电信号干扰,早已陷入植物性休眠状态。但是它们是身体依旧在植物神经和生命维持系统的辅助下存活,一直到生命维持系统停机或者电力供应停止。

那才是真正的,没有任何痛苦的死亡。甚至连它们已经死去估计都毫无感觉,它们自己估计停留在被冻结的前一刹那,永远的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摄像头继续在空无一人、没有人烟、了无一车的街道上缓慢飞行,期间不止一次透过那些不知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窗户看到在生态舱中或大或小的生物体静静的泡在不可名状的液体中,苟延残喘。

这还是很“赛博朋克”

不知路过了多少个广场,也在路上看到了数不胜数的因为夜未归宿而横尸在地的可怜鬼,也不知道到激起过多少飞蝇。路过那些广场和酒吧,就是那些不遵守宵禁令的“人”暴尸的地方,但同时也是那些食腐动物的天堂。

这真的很玄幻。

现在的圣城可以换一个名字了。叫:死城。这样会更加贴切

不知看过了多少个暴尸遍野的广场和形形色色的娱乐场所,似乎将整一坐圣城,不对,现在是死城,的下层区逛了一遍,全程只记录到了苍蝇声、没人看的广告声响、啮齿类动物的叽叽喳喳、风声、以及不知何处飘来的广播声。

「我们已然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我们文明已然达到了身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必须团结一心,找出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作为政府,我们同样会与你们同存亡,不逃避、不推脱、我们将与你们一起坚持到最后一刻!」

的确是最后一刻,不过说的是那个扬声器:它在电力中断后还可以吧那一个“刻——”字拖出来,真的很不容易。

整个下层区都停电了——,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冲云霄的火球似乎解释了原因:可控核聚变爆炸了!那个直冲云霄的火球就是在约束装置中不受控制而逃脱的一亿摄氏度的火球。照亮了傍晚的云脚一片。

资料片很长,很长——

……

待到那个离子火球彻底消失在天边后,摄像机才缓缓转动摄像头,转向了下方的道路,路上不知停了多少辆它们的载具,一种类似“车”的东西,七横八竖、歪七扭八、散落一地,却好似落英缤纷般满地狼籍。却没有让籍籍无名的观测者,动一些无名之情。

无名的金属与那些水母的内容物混合在一起,还能看见生物装甲的手臂在残骸中抖动,与那些杂色的内容物混合在扭曲的金属内。

摄像机不多停留,却见前方也是同样的模样,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那白墙很快出现在摄像机的视野范围内,但是墙内没有停电,甚至连应急电源使用协议中应该被关闭的普通路灯依旧在勤勤恳恳的工作,不知何时才停止。但如此它于围墙外的世界除了建筑物的装饰还有发展程度不同以外,有一点几乎完全统一:没有人烟!

「未经授权飞行器,禁止入内!」

摄像机依旧保持高速向那一堵白墙冲去。

「身份令牌验证通过!验证号:17887986756;授权成功,请尽快通过!」很难想象再有“人”的话这里会热闹成什么样子。估计哪些扬声器得几天一换。

「身份验证授权无效!请重新输出正确的身份信息。」

摄像机依旧保持着极高的速度向白墙飞去。

「请重新输出正确的身份信息!」

依旧没有减速的迹象

「识别到入侵者,开始介入!」

那台摄像机在距离白墙不远处如同短线的风筝一样失去了动力,以比冲向白墙更加快的速度向地面冲了过去。

撞击,失去画面——

……

……

那台老旧的仿生装甲动了动,两个摄像头紧紧地盯着上面,它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就静静的杵在那,许久——

“这就是真相吗?”那台老旧的仿生装甲的扬声器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不知是音频生成器本来的设定,还是久经沙场的扬声器的功劳,有力又深沉。

“这并不是什么真相,这是事实,也可以说,这是我们的历史。”

“我们的历史?”

那个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中响起:“没错,这是我们的历史。”那个声音顿了顿“只属于我们的历史,而并非它们的历史,应为,我和它们不一样。”

“这什么意思?”

等了许久,那个声音却没有再次想起,但,屏幕缺再次亮起

“记得我们的协议……”

幽闭的空间中射来了一抹光,那是一扇门,通往外界的门。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