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P0 S7 万事之由-那个午后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10-22 13:38:17
Categories: Tags:

那个文明开始了流浪,它们依附在其他世界树上,吸收其他世界树的能量,但这种行为打破了世界树的能量循环,最终在世界树枯萎前离开,去寻找下一位受害者。因此,在某些文明遗留下来的漂流瓶中,将它们称之为:“寄生者-文明”

而我们的故事,就是讲一个文明对抗是如何对抗那个所谓寄生者-文明的寄生说做的努力,但其实,这个故事,还得从与其毫无相关的小灌木的世界泡内说起。

那是一步大棋。

很早就开始布置的大棋。

……

……

夏天,代表的是太阳、突如其来的暴雨以及来不及收的衣服与被子、雨后空气中的潮湿、多到起飞的电费与16度的空调,还有除了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学生们那如同小山般的“卷”在假期。

还有蝉鸣、蛙叫,很晚才会出现的夕阳,乡下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小溪中的涓涓细流,稻浪翻身,一阵阵。
“叮咚——”那是一阵门铃的响声。

“通达快递上门服务——,请问鹿先生在家吗?”那是快递员在门外的喊声。虽然说现在这个时候快递很少上门服务了,但通达快递依旧坚持,这很少见,也是一件好事,但也让不少用户头痛不已。

“来了,来了,憋在那里敲了!”一个略显稳重但又未脱稚气的声音在门后响起,紧接着是拖鞋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解锁,开门。

一个不是很高的男生出现在那位快递员的面前,相比170的快递员还高出一个头,一双眼中射出的寒星似乎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一切,犀利、富有攻击性。吓得那位可怜的快递员连连后退。

“找鹿先生?”他眼中的寒光渐敛,看了看门口的快递员,伸出手道:“他不在家。”

那位快递员先是一愣,在看到前面这位站在门口的人单薄的衣服下隐约透露出来那壮实的肌肉(但平时提一个行李箱都困难),在反复确认没有走错后还是交出了那个包裹。然后,一溜烟似的消失在楼梯口,只留下那位“鹿先生”在原地哭笑不得。

那个所谓的鹿先生是他爸,不然也不见得一位少年会去拼一本九块九包邮的:《如何与儿子搞好关系——特别家长访谈专业专家讲解——专业增强版》

还没等他将屁股坐热,手机又收到了一条快递提示。

“流年似水先生。你在终点中文网上订购的小说:《通天外传》-精装怀旧版,已运抵阿斯玛快递超市,请……”

“得——“那位少年在不经意间叹了口气,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熟练地操作:关游戏、关空调、找钥匙、拿电宝、套拖鞋,去迎接那本打破他平静生活的书。

“滴——出库成功!”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顺路走进了旁边的双皮奶店。

刚走进去,他就看见角落中有一位窈窕淑女在向他招手。

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一切正常,取个快递偶遇也在情理之中——吗?

“哥哥,你怎么来了?”她那本就没有什么正气的声音本就像在撒娇,再加之她也想撒个娇,所以声音比往常更加稚嫩。

他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是挥了挥手中的快递。

“看开哥哥是来取快递顺路坐坐?那真是太巧了!”她依旧不依不饶。

他依旧没有回答,但脸色更加难看。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换了一种更加稚嫩的语气和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带着一点娇喘的语气说到:“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便自顾自地在一旁低声抽泣,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但也引来了周围吃瓜群众的目光。

他脸上完全换了一种表情,面色非常难看,似乎很不想看到她在大众面前这么玩。

她似乎也意识到玩的有点过了,哭声渐弱。

“好了好了,别玩了——,只是今天心情不太好而已。”他在一旁安慰道。

这个借口看起来很粗劣,但应付她来说绝对够用。

她的哭声渐渐停下来了,抬起头来用来还带有细微血丝的眼睛看着他,看到他脸上那尴尬的苦笑,缓缓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裤子上的灰,往身旁的椅子上一坐。

他其实很佩服她的恢复能力和胆量,以及她那过人的力气,比起他这个连把行李箱提到楼上都困难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值得羡慕的地方。

而且,他很喜欢发呆,有时就在那“阿巴阿巴”地发呆,不在到在想什么,用他父亲的话就是:这孩子有点憨憨的。

他的肌肉就是个吉祥物,一个有威慑力但没有什么用的吉祥物。

她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你不是在城东住着吗?怎么跑来这里了?”他打算先入为主。

“额……”她被问住了,的确没有必要专门跑半座城来这个地方吃双皮奶,她家的楼下又不是没有,怎么过来更像是刻意的。

“这家的比较正宗。”她这样答道,眼睛往上瞟,不知在看什么。

“好吧。”那位少年知道她在撒谎,但苦于认识多年,没好意思拆穿。

他们两人陷入了沉寂。

“两位要来点什么吗?”那位服务员总算可以插上话了,赶忙问道。

“那样的话,来一份’绿水青山’吧”她抢先答道。

“原味”

再次陷入沉默。

……

……

“二位的,请慢用”

她一脸惊喜地看着面前的“绿水青山”不禁感叹店家的起名与用料功底。

绿水是撒在上面的一层薄薄的抹茶粉,而所谓的青山则是几片被店家插入双皮奶里的猕猴桃。而他手中的原味,被店家称之为:“白露横江”

“还挺有诗意的”他不禁在心中感叹,却看见那位少女向他的方向挪了挪。

“你这是什么?”她指了指那包快递。

“书”

“什么书?”

“就是书,还能是什么?”

“拆开来看看?”

他叹了口气,看到她那期待的眼神。

“好吧。”那个快递被他拉了过去,从裤兜里翻出钥匙,打开挂在钥匙上的小刀,靠在那个黑色的快递包裹上,用力一拉。

包装被轻易地划开,露出了几本书,封面上除了《通天外传》几个烫金大字以外没有任何装潢,整个封面包括书脊都是黑色包裹,异常地朴素,没有作者,没有出版社。

“这不是三无书籍吗?”她嘴里还有双皮奶,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会不会是发错了?”她接着问到。

“应该没有错。”他否定了她的说法。并补充道:“白嫖的,要什么自行车?”

“也对,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有活动的?你平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吗?”她有些震惊。

“朋友告诉我的——”一部带过,仿佛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你这人还有朋友?你平时不是不……”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假如他不交朋友的话,那她是什么人?难道不是人吗?

他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她。

她似乎受不了这种关爱智障的眼神,将头扭了过去,不和他说话,而他也不再理她,将那本大书打开,假模假样地阅读起来,余光却时不时看向那位正在评鉴双皮奶的少女,看她那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样子。

但打开书后,第一句话就让他哭笑不得:

“世界树遇到生长问题了?快点试试金坷垃吧!”

他又用力地翻了几页,发现几乎每一页上都有一句话,而且都是那些放在冷库中十年八年都拿不出来的冷笑话。

“我们为什么没法在高中教材中看到小明——因为他没考上高中。”

诸如此类。

直到一行:“开玩笑了”出现并且后面开始出现大段的文字后,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他看了看时间,起身,离开。只留下她在哪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那是一本有关于修仙内容的书,他确信,是他最喜欢的体裁,但有一点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序言如此之长,还搞分卷,而目前看来作者还在更新,虽说的确有点废话,但也有一点让人看下去的希望吧。

那个东西被称之为:悬念。

不过似乎书名也不叫《通天外传》,似乎是专门为了让他看到。

看来以后读书还得去大平台。

不过这本书是白嫖的,他也没有在追究什么。

……

……

双皮奶就在快递点旁边,而快递点距离他的小区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其间要跨过一条马路,不宽,但是上面是不是就会有货车掠过。

他打算横穿马路,因为这附近的确没有斑马线。

就在他行走到路中间,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小区大门,却没有注意到角落中窜出来了一辆货车,那辆车以几乎闪现的速度冲了出来,并冲到了离哪位少年不过几十米的位置,虽说很惊险,但还有几十米,说不定还可以再试着刹一下车。

但司机去抱着被蛊惑般视死如归的眼神,继续加速。

他感觉到两眼一黑,紧接而来的是一阵麻木和紧随其后的刺痛,以及失重的感觉。他的身体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落到了……

一瞬间的虚幻,什么事情发生了,那是记忆错乱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篡改了,

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位少年朗依旧站在道路中间,那货车停在他身前一米处,还按了一下喇叭来催促他尽快通过。

他手上的书页悄然翻动。

他也回到了小区当中。

他叫鹿天筹。而她……

那本书被放置于台灯之下,这一页依然到达尾声,是时候该翻页了。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