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幕 有间客栈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11-18 01:04:50
Categories: Tags:

在太阳将最后一缕余晖洒向大地时,他们两人一马走出了树林,进入了位于山脚下的村镇当中。

那太阳的余晖将村口的石碑染上金黄。

鹿天筹拉了一下他身边的赵管家,问道:“今天晚上怎么过?”

那位赵管家不慌不忙地说到:“我早已安排好了。”

言闭,拉着鹿天筹向村子里走去。

村子挺大的,达到似乎名字里的那个村字是摆设一般。

“别小看这个村子,它”

“它修建在几大驰道交汇之处,商贾云集、游人络绎不绝,是景国用来联系南北方的交通要道,本来将会发展成为一座城池,但——”

鹿天筹突然卡住了,应为他真的不知道了。

“少爷好学识!”来自管家恰如其时的马屁,让他的脸上泛起红晕。

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泥土小路与石板铺装路面的交界处,出现了一家客栈,那家客栈的招牌虽然有点老旧,但可以在上面依稀分辨出店名:

「有间客栈」

推门,入内。门边的铜铃随着门的移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一个站在柜台前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抬起了头,在看清来人后,对着后厨大喊:“阿爸!来人了!”

在后厨一阵骚动以后,一个中年油腻大叔的头探了出来,在他露出来肉麻的笑以后,那双油腻的大手在他那粗麻的衣服上抹了一下,走到柜台前。

“二位是来住店的吗?可惜我们这里没有地方了。”

“不是。”管家抢先答道“我们已经预定了。”他将两块木牌放在那位中年大叔的面前。

“天字乙号和丙号。”他回身,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两把钥匙,递给他们:“祝各位今夜如梦,啊,不对,好梦。”

踏过木制的楼梯,那老久的木梯在重压之下发出痛苦不堪的呻吟,期间还与一位胖子擦肩而过,可见其楼道之狭小,再穿过一段不长的走廊,来到他们对应的门前。

推门,入内。鹿天筹在进入房间并四处确认安全以后,开始打量这个房间,茶几、木床、凳子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把竹条椅,虽然木板有些年头,但依旧钉得很死,没有塌陷的风险。

不久,他在洗漱完毕后上床,陷入了深眠

天中挂着一轮金黄色的明月,散发出阴阴的幽光,照映着时间的万物,打在地上,明亮而宁静。

一夜无梦。

……

……

早晨,他被门外的声音吵醒,简答的搭理后,拉开了房门,外面的走廊空空荡荡,连个人影没有,天字甲号门开着,鹿天筹往里面瞅了一眼,看见那个桌子上摆满了他不认识的东西,类似直液式走珠笔和活页本,还有几张不知道写了什么的纸质随时摆在旁边。完全不是他们那个时代有的东西。

“一个……等等,那些是什么东西啊!”他对自己的联想很震惊。

一道光闪过,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修改了。

那堆东西变成了毛笔和砚台,他也忘掉了什么。

“应该是一位诗人。”他负责破旧的楼梯缓缓挪到了大堂

如果那个玩意还可以被称之为大堂的话。

他一眼就看到管家,因为那个人正在对着他挥手,还在哪里喊着:“少爷少爷,再不来都要凉了!”

鹿天筹带着些许睡意地挪到了他的管家身边。

“天字甲号房,呱客官,欢迎下次再来!”

真是一个稀有的姓氏,他没有回头看,之间一个人影晃了过去。

他一把抓起摆在他们面前的包子。

“少爷,没有找到更好的了,还有没开门。”

“没事,我也不稀罕那些。”他一边啃着一个菜包,一边答道。

啃完后顺手抓起一个肉包,一口咬下去,是那种羊肉的味道,但没有羊肉那么膻,很像猪肉和牛肉混在一起包的,感觉很奇怪。

“店小二!”赵管家向那位真在收桌子的小二招了招手,他估计只是为了问一下这包子是什么包的

“客官,有什么吩咐?”那位店小二脸上推满了献媚的笑。

“这包子——”赵管家关于停顿了一下。“是什么馅的?”

“回客官,羊肉的包的,怎么了,味道不好吗?

“怎么这么新鲜!”他夸奖道。

“那可不,我们可是放了特制的调料的,一般人可吃不出来。”店小二脸上的笑更加夸张了。

赵管家知道问不出什么,挥了挥手,叫小二离开了。

“那肉肯定有问题”他对鹿天筹这样说道。

“管什么,只要可以吃就好了!”

一口老血——

无语的气氛

是赵管家先打破的僵局。

“这里是几两银子”管家对正在啃最后一个包子的鹿天筹说道:“我去县衙门叫几辆车把我们送回景阳城,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走。可能要点时间,以后就是你自己叫了。”

说罢,落下几两碎银,一拐,消失在了墙角。

与其说是一座村,不如说是一个小县城,位于两大驰道的交界处,可以有直达景阳城的线路,但是还是水路更快。

即使这样,这里也是许多旅行者中转之地,也如此,这里的服务业异常的发达,鹿天筹在街上闲逛,与其说是散步,不如说是逛街,东吃吃,西喝喝,那可是一个都不少,反正他是过的非常滋润。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换的。在他的钱在傍晚就要见底了,他只得回到那件客栈前,的茶摊,用为数不多的银子买了一个坑位,坐了下来

那行将下落的太阳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辉,打在客栈旁边的茶摊的墙上,那片照不到的阴影突然闯入了一匹枣红色的马。

“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鹿天筹将茶水一饮而尽,旁边的茶摊老板松了一口气,那玩意真是个大水桶,现在那个少爷总算走了。

“还好!”

“还好?”

“非常好!”

在鹿天筹不注意的时候,赵管家偷偷抹了一下汗,顺便将旅程中的尘土偷偷抹去。

“办好了!明天出发!回景阳城!”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