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幕 军训 天地异动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10-15 03:01:17
Categories: Tags:

鹿天筹和林默从大巴车上下来,映入眼帘的是几座破旧的大楼,围墙和大楼的墙上爬满了爬墙虎,一片荒凉肃杀的气氛。

“多么‘接地气’的地方啊!!”林默在一旁感叹道

“是啊”鹿天筹附和道。

他们的教官也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朝四周看了一下,转身向同学们大喊到:“八班,集合!!!!”

正在打量着环境的同学们听到了口号后,从四方缓缓向教官靠近。终于,形成了一个不像方阵的方阵。

其他的班级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都是弯七扭八的队伍。

突然,一声极其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干什么?不好好站队,歪七扭八、一摇三晃,没有任何纪律可言!!!”

同学们顿时鸦雀无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那里站了一排教官,刚才那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似乎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一位较矮的教官走出了队伍,他对全体教官发了个眼神暗示,然后开口说道:“欢迎位同学来到春田国防安全教育中心,我是本次训练的负责人:李教官。对于……”

同学们听的漫不经心,但李教官讲的那是滔滔不绝

……

……

还是远方的会议室

“滑稽,没有证据你说个蛋!!”有一个人站起来回怼道

“你——”你一个人面红耳赤,但想说的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主持人挥了挥手,看向正在吵架的二位和其他参与成员,开口道:“还是有问题?好吧,总结一下。”他再次看向正在吵架的二位“你们的意思是:‘时候未到?’”

他们停了下来,看向了他,点点头。

那好办,有问题的时候我们再开会。

他们俩苦笑一下,坐了回去

主持人看向其他人:“散会!”

「会议已结束,请与会者对内容绝对保密」

……

……

几天的高强度训练已经搞的大家痛不欲生,先是站军姿,然后是踢正步,还有那个什么傻逼军体拳,包括各种列队、口号、齐步。以及主教练那阴魂不散的几句名言:

“还在那动!!!”

“那一营留下!!!”

“还在那里一!摇!三!晃!”

今天有些例外,以前一直有很守时的夜训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天边卷起了层层的乌云,依稀有些许雷声,云层间还有闪电划过,无形的风吹动着一切,同学们已经列队站好,站在前面的教官有点不知所措,同学们也对这一变故非常热请。

“We’re no strangers to love——You know the rules and so do I——”教官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不久后,他回来了,对所有同学说:“接上面通知,今晚训练取消,同学们尽快返回宿舍,不要再室外逗留。”

说罢,他便神色慌张的离开了

同学们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谁也不知道教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提前解散也是好的。同学们慢慢散开,朝着宿舍楼走去。

整个基地笼罩在不安的氛围下。

午夜时分,天边的鸣雷暂歇,又一阵狂风刮过,草木发出沙沙的声音,狂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在昏黄灯光的照映下迅速飞起,飘向天空。随着风力加剧,四周都是枯枝残叶的沙沙声,四处回响,震耳欲聋。

天上那浓浓的阴云开始分离,在基地外的上空形成了巨大的圆形「云眼」,在其中鸣雷滚滚,又有些许小闪电从其中划过。大风卷起的枯枝落叶被吸进了「云眼」。云眼中飞过的小闪电照亮了云眼中的云层,将云眼的空洞、深邃照的一览无余,甚至可以看到它后面的星空。

「云眼」的旋转逐渐加速,在加速到极致时,它向附近的山林打下了一束闪电。其声音,犹如山崩地裂,惊涛拍岸。又有如虎啸龙吟之声,在山林中久久不散。

不久后,天上盘旋的「云眼」消散,风停、声静。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不道啊!”“WC,何方道友在此渡劫,带我一个!!”“还带你一个,小说看多了吗?”“对,这么大的闪电,人都电成灰了。”“要你管!!”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站在门口。

“同学们保持安静,就是简单的打雷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躁动!”

同学们面露沮丧,纷纷回到床上睡觉,但是有一位靓仔很激动,他就是鹿天筹。

“要不要我们出去看看?”鹿天筹拍了拍上床的林默。

“我要睡觉!!!”林默很不情愿

“就去看一下,没事的!”鹿天筹继续软磨硬泡。

“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林默从床上飞了下来。

他们来到了阳台,屋外一片寂静,只有风声、虫鸣。天边的一轮满月被云层遮住了一角。一切都是无比平静。

正当鹿天筹要打道回府时,他看见了林默胸前的有什么东西正在黑夜中有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鹿天筹拍了一下他

“啊?”他转过身来“一脸诧异”

鹿天筹发现他胸前的玛瑙不在闪烁。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林默一脸疑惑的盯着正在发呆的鹿天筹,拍了拍他。

“啊?”鹿天筹回过神来。

“发什么呆呢?”他问到。

“你的吊坠很潮流哦!”鹿天筹说到

“是吗?”林默看向他,用手托着那块玛瑙说:“这可是我父亲送给我的,听说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价值不菲呢!”

“能给我看一下吗?“

“再来一个大嘴巴子?”

“干嘛啊,不就找你借一下,又不会出事的。

“不行”他再次拒绝了。

“WHY?”鹿天筹发出疑惑的声音。

“怕你给我搞坏了!”

“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盆友的份上,就给我看一下吗!”

”好吧。“他极不情愿地从脖子上将其取下来,再极不情愿地交给鹿天筹。

鹿天筹借着月光仔细观察,在清冷月光的映照下,透明的玛瑙被照的透亮,其中依稀有几条裂纹镶嵌在其中,但是没有观察到奇怪的发光现象,这让他十分纳闷。

他缓缓将手放下,就在接近水平时,一条清冷的光线照进了鹿天筹的眸子。

林默发现了他的异常,伸手拍了拍鹿天筹,问到:”有什么发现?“

鹿天筹思考了一下,将他的发现告诉了林默。

林默听了以后十分兴奋,他一把将那块玛瑙抢了回来,放在胸前,原地转了几圈后,他十分激动地看向鹿天筹。

”要不要我们去看看?“他说到

”看什么?“鹿天筹一脸疑惑。

”这玛瑙似乎变成了一块罗盘,始终指向一个点,说不定有什么宝藏呢?“

”一天天的,不是钱就是宝藏,不去!“

”我都把玛瑙借你看了,看在我们真么多年同学的份上,就去看一眼吗!“

他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有一点效果,鹿天筹有些动摇

”出了事我担着!“

”好“鹿天筹回答道

他们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换上了运动鞋,林默拍拍他的大灯,表示一切妥当,鹿天筹对他打了个手势,他们一起摸下了楼,穿过了没有上锁的大门,又摸到了围墙下,借着阴影,游走在监控的死角之下。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在家里多做几次就熟练了。“

鹿天筹沉默了,脸上是大写的尴尬。

几经波折,他们终于到达了后门的保安岗亭,林默的玛瑙在胸前闪烁,冒着悠悠蓝光,鹿天筹向外望去,只有层叠的树林和金黄色的明月。

”我们还是回去吧“林默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鹿天筹向后望去,只有孤零零的路灯打出的昏黄的灯光

”那我怎么回去?“

”好吧“

他们一起从保安亭的阴影下摸过,来到了外面。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