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P0 S3 降熵实验与质能转换方程的逆应用 贰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06-23 03:09:09
Categories: Tags:

降熵实验与质能转换方程的逆应用 贰

环绕在某个世界泡边上的设备收到了来自远方的数据信号,随着几个数据包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被标记为:“启动”的数据链。

「数据令牌通过,开始执行命令。」

它巨大的身形微动,前端两个巨大的屏蔽罩缓缓滑开,露出内部一个类似锅的物体,和数不尽的紧密仪器。
远处的中子配能站给包括它在内的几十台相同的设备源源不断地送来能量,同时,也提供了信号中转的平台。而它们的使命,就是在收到命令后根据指令对它们环绕着的世界泡“动手动脚”。

「位面校验通过,开始发射准备」

他将中间的“锅”对准了那个可怜的世界泡。

「初始配置载入完毕——等待主机指令」

启动的信息被附在了信息结尾。

「校验通过!激活发射!」

……

……

灯光恢复了,中央大屏再次亮起。

那个世界泡静静的悬浮在中央大屏上,犹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其实什么都发生了,从中控室的突然停电开始,它们就在盯着中央大屏,想从上面看出一朵花来。

可是,上面没有什么花,但有花的颜色。

是血红,报错的血红、实验失败的猩红、前路不通的正红。

四个副屏中。两个直接卡死,上面还有一点数据干扰的意思;一个熄灭,像是在注视着那深渊;还有一个类命令行窗口的显示区在苦苦坚持,不过,它已经从满屏飘绿,红成了一片。甚是妖娆。

这是它们第一次进行完整版实验,这也是它们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

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终止实验!”那个声音非常焦急“主机,停止实验。”

「无法识别的指令,请检查中央主机在线状态或端口开放状态或检查脑域网中对应组件运行状态并稍后再试!」

那个冰冷冷的声音在在场的所有“人”的神经膜中游荡。

整个中控室再次陷入一片死寂,这次不是什么修辞手法,而是真的一片死寂。所有“人”的手都从输入介质上放了下来。一片血红的光子屏幕上倒映出来的它们文明的悲哀。被世界所抛弃的文明。

耀眼的红光,犹如红绿灯一样,横亘在它们前进的道路上。

“我们还剩下什么?”它向智能助手提问道。

「正在整合状态中——」

「成功,主系统损毁程度:97%/附属系统损坏程度:95%」

「剩余可以主系统:无效数据/剩余可用副系统:空调系统」

……

……

远处,空旷的,毫无生机的、冰冷的宇宙空间中,几十台人造问题正在对着一个可怜的世界泡输送着可怕的能量。而且,没有任何有机和无机生物体知道,在发送过来的如同洪水一样的数据中,有一个关键配置文件中有一个字符从 0 变成了 1,并且通过了校验。

世界泡被外来的能量挤压着,里面的其他生物缺浑然不觉。殊不知,哪一个字符的错误会给它们带来灭顶之灾。

那个世界内部的能量不断上涨,上涨,上涨,在一般情况下,当能量上涨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两个方向选择,一是接受能量暴涨,到达极致后坍缩,即为时间倒流;二是直接暴涨,然后炸开!

炫目的光柱打在世界泡那说薄不薄的说厚不厚的膜上,留下了炫彩的光晕,却也不见其有任何预兆。依旧在那静静的吸收如山海般的能量。

但世界泡外的设备快不行了,虽然说有配能站的能量供给,储能器并没有见底的迹象,但内部 的组件却支撑不起如此大量的能量激发,有烧毁的风险,虽然说有备份,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切换备份带来的细微延迟,亦是毁灭性的。

它们在等待一串信号。

在数据库中被标记为“停止”的信号。

不过最终,它们等来的不是那个信号,而是等来了毁灭。

随着一个电容在如此功放下失效,冗余的电容接替的这几毫秒的空隙,喷口的光线突然小了一会,就一小会,一般人不借助仪器根本无法感觉到。

膜因为受力不均开始变形,就就一瞬间。

毁灭开始了——

一阵白光闪过,在量子透过层层迷雾再次展现出因果链后,原本扑朔迷离的因果再次展开,这次,中控室没有在接收到任何信号,任何靠近那个世界泡的观察设备几乎都在创世能级的爆炸中化为了一滩混沌物质。

……

……

“我们的生活就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悲剧(杯具)。”

“洗具(喜剧)是经过清洗的杯具,正因如此,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这两句是他们在宇宙漂流瓶中偶然发现的,后来,就近乎成为了它们文明的座右铭。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教育意义,而是因为这两句短短的话几乎是它们文明的真实写照。就比如现在,整个实验基地都沉浸在失败的痛苦中。

高层的反应也异常的快,不过不知为何,发回来的批复是一个空文件。

很戏剧。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