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P0 S2 降熵实验与质能转换方程的逆应用 壹

阅读量 EEROE awaae(player8635) 2023-06-07 23:59:22
Categories: Tags:

降熵实验与质能转换方程的逆应用 上

​两只水母在空间中漂浮着,全然不顾质子观测实验中的异常现象,仿佛这一切与它们俩无关,他们只是两只小水母。

不远处,两台生物装甲静静矗立在那里的,好像失去了生命的元气

「拒绝访问」

那只蓝色的水母对外发送了标签为“不满”的情绪包。

脑域网可以连接一切可操控的物体,假如操控不了,那只有两种情况:1.权限不足;2.物体损坏,无法访问。

“无法访问?有意思。”它看向白色水母。准确来说水母是没有眼睛的,它只是在脑域网中点了一下它的 ID 而已。

“超弦微计算机无法处理请求”

“你有没有搞错啊!帕奇吉斯!超弦计算机!”那只蓝色水母向那只叫帕奇吉斯的白色水母一连发送了好几个情绪包“那可是超弦计算机!号称最稳定的计算机!你说它坏了?扯淡!尽在这扯淡!”

帕奇吉斯的触角微动,一个巨大的数据包被发送到了脑域网内。

“我没错,坦尔特利,目前的状况不容许我们再用以前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连最稳定的质子都开始自衰变了,必将撼动依托量子物理学的超弦理论及其运用。依我看,本次异变绝对不简单,很有可能是因为组成质子的基础粒子的弦因为外因导致与其他弦的频率不同,最终导致了其因未知原因而崩塌”

“这种因频率变换导致的衰变是概率的,也是必然的。”

数据包中出现了表示加重语气的字符“最后,整个世界会变成一锅沸腾的夸克汤。”

相视无言。无言,无言

它们再次望向瘫在地上的生物装甲,帕奇吉斯小心地发送了一句:;“要不要我重新帮你找一台?”

帕奇吉斯触须微动:“得了吧,我自己去。”它慢慢向门口飘去“哦,对了”它又补充了一句“几个事件刻后有一个有关于降熵的实验,你应该是要去的,别忘了!哦,还有…………”

那扇屏蔽门的电机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哐当一声用力的关上了,只留下了它一“人”和一个链接断开的提示。


不远处的走廊上漂浮着一团凝胶装的物体,那团物体与混在里面的小铁环一起,静静的诉说着它的过往,异常恐怖,但又十分平常。


……

那具尸体没有多少“人”关注,一间屋子内的操作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几个时间刻后,由几位科学家先后付出生命的,依托于理论统一大模型构建的降熵实验设备即将进行验收测试。而除此以外,还被寄予厚望的是依托于物质转化方程的质能转化设备。

前一种类似于时光倒流,后一种类似于拆东墙补西墙。

而所谓的降熵,就是降低一个世界的物理热度,就是降低这个世界的杂乱性,让世界回归原来的状态,以达到降低或着说是延缓质子自衰变的进程,就像用言语劝说一个人不要自杀一样,假如你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他终究会自杀。

但,它们此时也无暇顾虑这些。

整个文明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在错误的道路上愈走愈远。

起初,这件事只不过是几次检测设备的报错、异常多的数据被标记为无效数据被阻止、质子监测设备的维护次数变多了而已。

整个文明正在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们将与你们一起共进退!”

……

……

“AA_749527号程式载入!”

“建立远程数据链路!”

原本漆黑一片的中央大屏亮起,原始的离子屏似乎还保留着黄金时代的尊严。是那般古朴,那般庄重。

上面开始滚动一些字符:

正在进行加密握手

……10%

……20%

……45%

……正在协定通道

……55%

……59%

……正在进行超光速远程数据对接中

……59%

……60%

……60%

……正在进行加密key验证交换

……70%

……79%

……超光速链路对接成功

……80%

……99%

……底层链接成功!正在准备加载图形操作界面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殊不知,它们的密钥已经因为自衰变改变了很多。

一个错误的密钥正在向中控中心飞来。

「警告!反向密钥认证错误,数据有篡改风险,是否继续进程?」

“继续!启动安全协议!等待进一步指令!”

大屏幕上的数据恢复了正常流动,而脑域网内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待那关键性的指令响起,没有任何“人”敢发言。

整片脑域网络异常寂静,中央大屏的数据也只不过是在漫无目的得滚动着。

“中控程序介入!”那充满中气的声音在脑域网中响起。“主系统预热!”

每一位用户都可以选择一个声音作为自己在脑域网中的代表声音,很明显,它选的很好。虽然它们已经不在用声波交流了。

中央大屏左下角的一个进度条开始缓慢地爬升,其他区域或多或少都有些反应,唯独中央监视区没有信号。

……

……

某个私域网内闹的沸沸扬扬。

“中央大屏的信号呢?”用户A问道:”负责的!出来!”

“我在!”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在脑域网中响起,不知为何,那个偏男性的声音居然有点娘,不知道是数据库的问题,还是脑域网内在的干扰。

“你个智障!快点!”不知为何,用户A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样了。“你知不知道这次实验有多重要?”
网内已经没有人敢吱声

……

……

「主系统充能完毕!等待进一步指示!」

“启动所有备用系统预热!”

在中央主系统显示屏左下角的进度条开始缓缓爬行,左上角也在不久后亮起,显示出了当前时间。左上角加载出了图像,似乎是系统的安全报警,类似负载检测。而最后的右下角则类似命令行窗口,正在飞速地飞过一些数据。

而中间的监视区域依旧倔强着一片空白。

「信息ID:371/转发:0 抄送:0 复传:778910 错误:11471950」

不远处的中央服务器机房内,一台超弦计算机正在被奔涌而来的请求淹没,就像正在进行算力压榨一样,AI无法识别,而人工鉴别员这种低技术岗位没有人愿意做。形成了恶性循环。虽然说每一次这般重要的实验都会配置一位人工鉴别员。但这次的鉴别员,或着说是有精力发现问题的“人”正在和一扇隔离门斗智斗勇。
门外面是一团尸体。

它不在,AI认定了是算力压榨。在中控室里没“人”知道机房内正在发生什么腥风血雨。

它们低估了质子自衰变的概率。

一切都无法回头。本次实验已经走上了悬在万米高空的钢丝,稍有不慎,都会跌下那深不见底的深渊。

主屏幕中心一片漆黑,如同它们的未来。

时间如水一般流逝。

中央大屏突然来了信号,先是一块,然后是两块,……“希望”之光渐渐溢满了整个屏幕。

「所有系统准备完毕!等待下一步指令」

所有生物体的神经一阵震荡,几乎大部分的“人“都感觉到了这种特殊的震荡,在波形反应上被标记为”激动“。

「信息ID:4977 /转发:0 抄送:0 复传:3721 错误:3679981」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句指令。

“接入主数据API,开始执行原定指令集!”

载入中:

05%……

10%……

14%……

17%……

20%……

24%……

35%……

75%……

66%……

「信息ID:11474 /转发:0 抄送:0 复传:37 错误:N/A」

177%……

90%……

94%……

98%……

「信息ID:N/A 严重错误,日志文件读取错误;未知原因拒绝访问。」

99%……

99%……

99%……

99.9%……

「信息ID:N/A 严重错误!!!」

100%……数据验证完成。

“启动!”几乎是同时,这道指令响起。

一阵如同洪水猛兽般的数据涌入了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名叫:“超弦计算机”的破木桶里,大量数据,包括初始设置、函数设定、发生口设置等在内的几十万总数据信息在其中翻来覆去,挤压着本就脆弱的桶壁。

“是否发送至激发器?”

“确定!”

整个中控室异常安静,包括脑域网。

「信息ID:N/A host offline」

本站评论因服务器问题,请要发图片的各位自行至 博主自建图床 上传再分享
欢迎阅读本站评论区 指南 再进行评论